议题

 

这个时代在发生重大、深刻,甚至是百年一遇的变化。科技的进步和转型正迅速地将我们从旧经济带入新经济时代。科技的变革影响着人们生活、工作、治理、选择商业伙伴,以及自我认知的方式。这些转变将塑造未来几代人所面对的全球格局。

在世界经历转型和巨变之际,创新经济论坛将致力于凝聚新经济声音,展现来自全球的新思想与意见。论坛将为来自全球的政策制定者、企业高管、明日之星、创新者和思想领袖们提供坦诚对话和交流的机会。共同界定挑战、发掘机遇,并协助国际社会绘制前进的道路。

全球治理

全球制度体系和资本主义模式正面临困境,其对策是倡导区域主义以求维持经济和政治的稳定吗?科技在使政府变得更强大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隐患。人工智能为政府部门提供了管理人口的有力工具,也为公众提供了监督政府的渠道。社会应如何保护个体自由?“中国模式”的特色包括产业规划和强大的国有企业,为了与其竞争,西方国家政府正在制定相应的产业政策。中国模式是否更适合以科技为驱动的21世纪经济体?新兴经济体是否会借鉴中国的策略?西方的自由市场经济体系是否会被迫采纳其中的部分理念?

贸易

世界贸易组织(WTO)面临着考验。中美两国正在WTO框架之外进行贸易谈判,这削弱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一个重要支柱,并引出一个问题:多边贸易秩序是否正在让位于管理贸易时代?与此同时,新兴经济体面临重要基础设施发展的瓶颈。“一带一路”倡议通过切实的战略、资金支持和5G赋能的项目帮助填补了这方面的大量空白。怀疑论者常常提到债务陷阱和有利于中国公司的不透明合同。但是否有更优于“一带一路”倡议的方案?随着科技的传播,数据贸易的价值已超越货物贸易。临近光缆是否比临近海运航道和空运航线更为重要?如果确实如此,谁将会是数字化市场的赢家和输家?

科技

跨境创新网络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等领域实现了突破。从无人驾驶到远程医疗,5G网络将赋能各领域发展。然而,“硅幕”正在美国和中国之间落下,这威胁着5G网络的全球推广,进而可能导致全球产业界的分裂并引发“创新的严冬”。新兴经济体将如何应对这些不确定性?这又将怎样影响全球商业界?

城市化

城市正在成为新经济的中心,地方政府也扮演着更全球化的角色。与此同时,科技正在改变城市的运行方式。越来越多的市长在构思如何让人们在多元化的大都市中过上理想的生活。政府如何在城市日益提升的重要性与非城市人口的需求之间达成平衡?

金融和资本市场

资本主义能否自救?为了生存,资本主义将被迫与其左翼批评者们和解,考虑接受彻底的财富再分配、提高税率、加强社会保障体系,以及提升国家在经济中的作用等诉求。这对企业投资和利润将意味着什么?随着贸易顺差日益缩小,甚至转为逆差,中国将向世界其它地区寻求增长所需的资金。这又将为全球企业带来怎样的机遇?

气候

许多科学家都担心我们已经错过了气候变化的关键临界点,即全球变暖已成为了不可逆转的事实。世界是否应将关注点从预防转向缓解冲击?这样的转变将怎样影响人口迁移、基础设施发展,以及各经济体?哪些政府和企业正在针对不同的气候状况制定创造性的计划,又有哪些方案可供全球借鉴?

包容性

传统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都受到了全球人口迁移的影响。比起过去,迁移的难度和成本都有所降低,更便于人们寻找机会。然而,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并非总受到欢迎,甚至导致了民粹主义和仇外情绪的抬头。社会应当如何融入移民的才智,服务于全民经济利益?政府部门中,女性雇员的数量已多过以往任何时候,但女性企业领导人的数量尚未和男性相当。女性进入职场的经济效益人所共知,但新经济能否为性别平等铺平道路?